第A14版: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内容检索:
 
  2020年1月15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4 >>返回首页
一双旧雨靴

  □启东 沈晖

  不久前,我与老婆孩子驱车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来到村口,只见水泥路笔直光滑宽阔,路旁的路灯像一字排开的卫兵,喜迎过往行人。我倏然闪出一个念头:家中那双珍藏几十年的旧雨靴是到了该清理的时候了。

  说起来好笑,我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县城工作,住房几经搬迁,陈旧物品清理不少,可唯有一双回力牌旧雨靴一直舍不得丢。

  我的初中在东安中学读,学校距离我家约有2公里,一日三次来回步行走读。泥路上步行,晴天还可以,遇到下雨可就吃足了苦头。那时农村大部分人家没有雨伞、雨鞋。每逢雨天,我就披着被单、卷起裤腿、赤脚出门。大雨滂沱的冬天,三滧河旁的羊肠小道上结上一层薄冰,踩入泥浆收紧脚趾,一步一滑,一不小心,跌入泥水中也是常有的事。尤其冬天,风雨交加,更是提心吊胆。那时我想:要是有一把遮风挡雨的雨伞、走路稳当的雨鞋该多好啊!

  读完初中,我拿着多年存起来的压岁钱到集镇买了一双解放鞋,晴雨两用。但是遇到大风大雨,两腿与鞋帮还是被打湿。高中毕业后,我到大丰公社作新小学教书,来回10多里都是泥路。周末,我骑自行车回家,如果途中遇雨,自行车挡泥板常常堵上泥团而使人进退两难,只好肩扛车辆行走。

  1978年,沐浴改革开放的春风,我家在一亩三分责任田种上三分辣椒换到70多元钱。在妻子的劝说下,我到大丰商店花7元6角买到一双回力黑色雨靴,后来又在大丰路口花6元3角钱买了一把黄色油布雨伞。这样,我就再也不受风雨之虐、泥路滑倒之苦了。雨过天晴,我将雨靴上泥土洗净晾干、雨伞晒干后一并收藏,可谓珍惜有加!

  如今的启东,城区道路纵横交错,平坦光滑,雨停路干。昔日乡村埭上又湿又滑的“阎王路”早已销声匿迹。高大沉重的雨靴早已没有用武之地了,就让它成为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吧。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快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管信箱 | 广告服务

苏ICP备10080896号-6 广告热线:96060 版权申明 本网法律顾问: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

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16 xdkb.net corpe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