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8版:读品周刊 上一版3
 
标题导航
  内容检索:
 
  2018年1月28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4 >>现代快报网
“贾想”之书
贾樟柯与低成本

  □思郁

  读贾樟柯的《贾想Ⅱ》,有个段子说,某年春节,他回山西汾阳老家过年,约好了一班高中同学聚会。大家坐到一起都互相客气几句,然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最终,有位生猛的同学用一个终极考问打破了这种尴尬局面,他盯着贾樟柯问:贾导演,据实交代,今年你潜规则了几个女明星?

  你看,这就是我们对中国导演的八卦认知。我们总觉得娱乐圈没有潜规则就无法生存,潜规则相当于娱乐圈的活跃真理,连好莱坞都无法避免。潜规则为何能够成为很多人上位的秘籍呢?说白了,导演拥有话语权,如果说好莱坞是制片人中心制,中国的电影界就是导演和明星中心制。君不见,各种人争着当导演,都想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中赌一把。这两年,中国电影界的怪现象之一就是很多跨界人士争先恐后地拍电影。归根结底来说,中国的电影市场增速太快,每年的大银幕数量飞增,现在全国院线的大银幕数量已经远超英美,也难怪吸引这么多的人投资和拍摄电影,浑水摸鱼,说不定就能赚一把快钱。

  但是资本的控制对中国电影造成的戕害已经显现出来了。中国电影最大的问题就是一切朝钱看,票房决定了一切,口碑有时候反而越烂越好。明星和IP决定了电影的票房,口碑不重要,炒作才是王道。这种时刻,在商业和资本的夹缝中生存的独立电影或者说艺术电影就变得举步维艰了。我记得贾樟柯的《贾想Ⅰ》中提到了美国导演马丁·斯科塞斯,2002年他们在戛纳电影节上相遇,而后斯科塞斯邀请贾樟柯去纽约的工作室参观,其间他们还聊起了《小武》,斯科塞斯说他很喜欢这部电影,因为王宏伟饰演的小武很像他的一个叔叔。临走的时候,斯科塞斯告诉贾樟柯一个拍好电影的秘诀:一定要保持低成本。

  何谓低成本?低成本就是自己说了算;就是不用担心票房的压力;就是把创作、拍摄、剪辑、发行、宣传等各个环节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就是永远不必为吸引观众而担心;就是不用担心票房没有大卖,就无法拍摄下一部电影;就是用《星球大战》十秒钟的制作费拍摄一部电影;就是不要因为投资而影响自我实现的预言。总而言之,就是不用在资本和票房的压力下拍电影。

  我记得有一年李安与张艺谋做一个对谈,张艺谋问李安,现在拍电影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李安说,最大的困难就是找不到人投资。张艺谋感觉很意外,没想到已经是奥斯卡奖得主的导演也会因为资金发愁。也难怪,现在的张艺谋已经从艺术片导演变身为中国最炙手可热的商业大片的导演,无论拍摄的电影口碑有多差,但是从不担心资金问题。而李安,虽然已经是奥斯卡奖的得主,拍摄的电影几乎每一部都是经典之作,但是想找到投资人拍摄下一部电影,还得四处拉投资,找赞助。这就是商业片与艺术片导演的区别。

  对一个电影人而言,资本的诱惑是无处不在的。伊朗导演阿巴斯是艺术电影的大神,戛纳电影节的常客。他在《樱桃的滋味:阿巴斯谈电影》中一直都在说,他的电影有忠实的观众,即那些远离商业电影的世界的人们。他接受这种事实,他的电影的观众群是相对小的,在伊朗国内,甚至没有赢得过最小百分比的观众。因为对他而言,观众的数量与电影的原创性是成反比的。为了保持这种艺术的完整性与原创性,他只能接受这种小成本拍摄方式。但是就在同一本书中,他也老实地承认,在电影这行,钱有时候是有用的,必要的时候可以带来优雅。那些一辈子都在筹集资金拍摄自己电影的艺术片导演,有时候也会面对这种诱惑而迷失,想想王家卫说《摆渡人》是他最好的电影之一,够让人大跌眼镜了吧。很多人都不理解墨镜王到底怎么了,但是如果换个角度考虑,《摆渡人》应该是王家卫从影以来收获最高票房的电影了,他很难抵挡这种诱惑。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说,艺术电影不好做。所以张艺谋才从一个拍《活着》《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导演变成拍《长城》的导演;陈凯歌才从一个拍《霸王别姬》的导演变成拍《无极》《妖猫传》的导演。而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自由、独立和低成本的贾樟柯就显得难能可贵了。

  ■试读

  什么是笑话?问得好!大多数人会把笑话定义为让人发笑的话或事。这个定义虽然正确,但并没有真正告诉我们什么是笑话,它只是描述了应有的效果。如果同一个笑话,有时候讲出来会让大家爆笑,但有时候又会很冷场,那么它还是一个笑话吗?

  人们通常以是否引人发笑作为识别笑话的标准。为什么呢?因为人们会通过一些固有的、与生俱来的结构来作出判断。可惜的是,还没有人把这一结构清晰地表达出来,但这将马上成为历史。阐述笑话的结构正是这一章的主要内容。

  ——《手把手教你玩脱口秀》

  〔美〕格雷格·迪安

  浙江人民出版社

  春灯公子大宴江湖人物是一年一度的盛事,此会行之有年,几与寻常岁时典祀无二。虽然说是例行,然而本年与会的是些什么样的人物,又在什么地方举行,行前一向是不传之秘。直到应邀之人依柬赴约,到了地头儿,自有知客人前来迎迓,待得与众宾客相见,才知究竟。

  这个一年一度的饭局,总在岁暮年初之间,应邀者感于春灯公子盛情,往往排除万难,千里间关,无论跋涉如何辛苦,总期能与当世之豪杰人物一晤,把酒相谈是幸。据说首会之地是在会稽镜湖之东,地名东关,简直是海内第一水榭,古称天花寺的所在。

  ——《春灯公子》

  张大春 九州出版社

  刘怡婷知道当小孩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人会认真看待她的话。她大可吹牛、食言,甚至说谎。也是大人反射性的自我保护,因为小孩最初说的往往是雪亮真言,大人只好安慰自己:小孩子懂什么。挫折之下,小孩从说实话的孩子进化为可以选择说实话的孩子,在话语的民主中,小孩才长成大人。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快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管信箱 | 广告服务

苏ICP备10080896号-6 广告热线:96060 版权申明 本网法律顾问: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

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16 xdkb.net corpe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