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Y7版: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内容检索:
 
  2018年1月2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4 >>现代快报网
《白云无门·乐泉谈书道》
之三十三“书法文化与一座城市”
  乐泉
  号拓园、万千莲花斋。1950年生于南京。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首批研究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文联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九三学社社员、主持拓园书道雅集。先后应邀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河南省美术馆举办个人书画艺术展览。出版有《白云无门——乐泉谈书道》《乐泉书法集》《当代书法家精品集——乐泉
  乐泉《沈周题画》

  清晨拉开窗帘,漫天皆白,清冽冽的空气中,雪花飞旋,好一场大雪!人们都喜欢白雪覆盖的城市,喜欢这纯洁、干净、清新的古城新妆。忽然想到: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城市中每一座房屋都建成白色的呢?至少至今我尚未见到过有白色屋顶的房子,真的想见识一下。可又一想,一旦把屋顶变成白色的,会不会引起某些“现代”派书家们的关注,抑或抑制不住书写的冲动,爬上屋顶,狂草一通?当然,这不是真实的,但的确有人在一幢楼的墙壁上写满草书,惊艳一时。也许,张旭老先生可能已被吓着了。

  书法文化与一座城市的关系,至今并未引起当下深度的关注。金陵的老门东、夫子庙,以及城南的老旧民居,都在恢复与新建之中。一座浸透六朝烟水的古老城市,隐藏着的无数斑驳的记忆,正被逐步唤醒。

  一个人一生的过程,正是城市记忆中的某一个碎片。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情怀,这情怀便是这座城市亘古不变的文脉与不可替代的文化精神。而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几千年来,一代又一代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先民们。然而,面对随处可见的仿古建筑群,印象中以及古书中描述的金陵六朝底蕴在哪儿呢?我不得不这样问自己。当年,把夫子庙残旧的老房一概推倒,替之以水泥钢筋建成的仿古建筑群,内里已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尽管东西南北四面都建有高大牌楼,四侧门柱上,皆刻满诸多当地名流的长联书法,却依然找不到那种渐行渐远的感觉。怀旧与出新,孰是孰非,不得而知。如今,古城墙中拥有着众多的文化人、书法家,只要大家吹一口气,书法的文化或许便会活泛起来,久远的六朝烟水,便会有了颜色与活力。然而,当年王谢堂前的燕子真的会回来吗?

  年轻时,一个人曾去杭州的西子湖畔,徜徉于湖光山色之中,不由自主地想起苏东坡先生。身着蓝印花布的船娘划着乌篷船,唱着民歌,载着我荡漾在波光鳞鳞的西子湖中。一上岸,便不由自主地走进近代大儒马一浮先生纪念馆,从此以后,便爱上这位令人无限景仰的大文豪。一转身,又流连于大画家黄宾鸿先生故居。一天下来,饱览了湖山之胜,又获得了文化精神的陶冶。

  今天上午,与女儿晓菊坐在一楼的阳光房中品茶聊天,眼前漫天飞舞的雪花,似乎随时都可以舞进茶室,好不惬意!金黄色的蜡梅,横斜于窗下,琼枝万蕊,照亮前庭。两只喜鹊飞来,落在枝头。猛然间想起冬心先生的题画梅诗句:清到十分寒满把,始知明月是前身。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快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管信箱 | 广告服务

苏ICP备10080896号-6 广告热线:96060 版权申明 本网法律顾问: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

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16 xdkb.net corpe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