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F4版:柒纵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内容检索:
 
  2015年9月2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快报网
追月亮的人
  天文爱好者徐智坚经常去各地拍摄星空 本人供图

  今天是中秋,跟月亮最亲近的日子。

  作为离地球最近的卫星,月亮从来都是人们追逐、向往的所在,从古至今,人们都在追逐月亮。

  追月的形式是多样的:有人写诗咏月,对月亮表达自己的情感;有人凝视月亮,想要看清广寒宫里的桂树和玉兔——很快,他们不得不失望了,望远镜里的月亮上,只有坑坑洼洼的环形山;古时,有人画月亮,如今,又变成了拍摄。

  38万公里没有变化,但技术的进步,却让人类与月亮的距离越来越近。

  

  现代快报记者

  王颖菲 贾磊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日·田中芳树 《银河英雄传说》

  找月亮的人

  也曾追月,如今追的是超新星

  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中,一句台词曾广为流传。“你们追的是明星,而我追的是卫星。”

  不管是卫星,还是恒星、行星、超新星,天空中的一切都让人十足好奇,实际上,这样的人自古就有,如今却因为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南京人徐智坚就是其中一个。

  猎手巡天,自月亮开始

  徐智坚是一个资深的巡天猎手。2012年8月19日,他在查看远程天文台拍摄的星空图片时发现未知星点,在新疆的观测者高兴帮助确认后,上报国际天文联合会。后来,这颗超新星被授予了正式的超新星编号Supernova 2012ek(SN 2012ek)。

  这是徐智坚发现的第一颗超新星,此后的时间里,他先后发现了数十颗小行星、彗星和超新星,世界排名靠前。

  在微博上,他被诸多天文爱好者称之为大神,其实,他是1989年出生的,如今才26岁。

  “2002年,我上初二,那时候就开始对天文感兴趣了。”徐智坚说,他最早开始看的,就是月亮,“谁让月亮最大呢?”小时候的徐智坚缠着父母给他买了一个普通的望远镜,但这已经足够看清月亮了,镜片里的月亮仿佛触手可及,上面的环形山也看得清清楚楚。

  但徐智坚很快就不满足于此了,他开始考虑去观察更深邃的星空。

  谈起自己的巡星之路,徐智坚说这都归结于2005年的《天文爱好者》杂志,这本曾启蒙无数人星空梦想的科普杂志中,有一篇如何发现SOHO彗星的解说。通过这篇文章,徐智坚明白了如何通过电脑接收下载SOHO卫星传送的图片,再对比两张不同时期的图片,来发现不一样的光点——新出现的光点,就是新出现的星星。

  2006年,徐智坚有了第一台电脑,他马上开始尝试接触SOHO彗星。而此时,他正值高三,学习任务极重,但他在放下书本后,还是愿意拿起星图,寻找其中不显眼的那些星星。

  参加超新星搜索项目,徐智坚是从2010年10月开始的。而之前,他一直在搜索彗星及小行星。这一颗超新星的发现,他经历了两年,分析了一万多张图片。

  2012年8月19日,徐智坚像往常一样,在电脑前逐一查看18日晚拍摄的星空图片,很快,他注意到了一个未知的星点,随后他调出了国外巡天机构拍摄的标准星空图片,在对应星系中,该位置没有已知恒星。徐智坚迅速地测量出未知星点的位置坐标和亮度,并查看了超新星的发现页面,确定这颗星点从未有人报告过,这非常有可能是一颗刚刚出现的超新星。

  随后,徐智坚通过网络与新疆的观测者高兴联系后,确认其为真实星点,随后将报告公布到了国际超新星可疑目标确认页上。一天后,徐智坚欣喜地发现,在超新星可疑目标确认页上,另外的一些观测者也发现了这个星点。

  这颗超新星的发现,总算是属于南京人徐智坚了。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星

  26岁的徐智坚如今已经毕业了,在某通信公司工作,但他的兴趣还是坚持了下来。他认证为“资深天文爱好者,南京巡星会、星明天文台成员”的微博有2万多粉丝,超过了绝大多数同龄人。

  “其实,身边的天文爱好者有很多,至少比你想象的要多。”徐智坚说,巡星会是个松散的组织,大家偶尔组织活动,到南京周边观测星空。“比如说盱眙铁山寺,那边就是一个很好的观测点,因为远离城市,没有多少光污染,星空格外纯净。”徐智坚说。

  在大家传统的印象里,天文是一个高大上的兴趣爱好,也是一项花费高昂的爱好,但实情并非如此。

  “大家都觉得设备贵,但其实,没有设备也能成为一个好的天文爱好者。”徐智坚说,他小时候买过一个望远镜,长大后,又买了用以拍摄星空的相机,并没有买更专业的天文望远镜。

  “巡星会里有人有望远镜,他们愿意分享。”徐智坚认为,喜欢星空的人,心胸一定跟星空一样宽广。

  在徐智坚看来,目前的天文爱好者越来越多,岁数都很年轻。

  “30多岁的就算是年纪比较大的了,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徐智坚说,之所以是更年轻的人对天空产生兴趣,是因为他们的成长,伴随着中国第一代科普。

  《十万个为什么》《天文爱好者》都是80后的科普启蒙书刊,加上科幻电影和动画片的传入,深邃的星空很容易就成为少年们的兴趣爱好。随着一代代年轻人长大,天文爱好者越来越多,也成为不争的事实。

  拓展

  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即将成立

  “目前,我们已经开始筹备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这是一个有备案的NGO组织。”徐智坚说,几位巡星会的成员捐赠了资金,申请了协会的成立,如今,相关部门已经同意了协会的筹备。

  这让巡天猎手们十分高兴。

  “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一起来寻找星星。”徐智坚说,“就像我们的口号,犹豫的时候请看星星,现在这些星星归我所有。”

  如果你有心,这轮满月将会跟你之前看到的月亮都不一样,你看到它时,它就成了你的新发现。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唐]李白《月下独酌》

  看月亮的人

  “追星”的女生甚至超过了男生

  “协会的会费是15元一个人,一届一届传下来,一共攒了6年,我们终于买了4台‘镇社之宝’。”说是“镇社之宝”,实际上,只是4台入门级的望远镜,但河海大学的研三学生梁嘉斌依旧对此感到自豪,“对于基础天文爱好者来说,这样的仪器已经足够了,我们的任务是,将这些望远镜做最大程度的开发。”

  “天地会”的女生

  超过了男生

  今年25岁的梁嘉斌是河海大学天文地理协会的“元老级”成员,此前曾担任会长,他给这个协会起了个昵称——“天地会”。梁嘉斌从小是天文爱好者,2009年入学时,协会第一批招新,他便立即加入了。

  “创始时是9个人,第一批招新来了30多人;去年招新,来了近100人。”刚刚卸任会长的21岁女生郭禹含相信,未来这个协会会变得更加庞大。理由很简单——随着更多的人参与到对天文的科普工作中,必定能吸引来更多的人探索浩瀚星空。“协会里的女生,甚至多过男生。”

  郭禹含介绍,“天地会”组织的科普活动,每年都有很多,其中中秋节的“赏月大会”,已成为他们固定的“吸粉”项目。

  “每年的赏月,是新生入学后的第一次校级活动,已成为一项传统。”这天晚上,“天地会”的成员们会将协会的“镇社之宝”——几台入门级的望远镜,搬去学校操场,供所有人使用。

  说起这几台望远镜,得来并不容易。对于普通学生来说,他们并没有足够多的资金去满足这项“宇宙爱好”。于是,这个没有设备的天文协会,硬是凭着每次招新时,每个会员交的15元会费,一届一届地攒了6年,加上河海大学大禹学院的资金支持,终于买来4台最便宜的望远镜,用于观测。

  尽管设备初级,却在学生们手中得到了最大的利用。“我们努力对这些望远镜做最大程度的开发,了解它的操作和性能。在天气好的时候,我们用这些望远镜可以看到土星的光环,木星的4颗卫星,以及月球表面的环形山。”梁嘉斌说。

  借助这几台望远镜,每年的“赏月大会”都能吸引来三四百名路过的学生,甚至还包括住在周围的居民。每个通过望远镜看到月亮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哇”一声,“好清楚”“好美”“震撼”,是协会成员听到最多的感慨。而现场孩子们提出的诸如“月亮到底有多大”“为什么不会掉下来”的可爱问题,也都能得到第一时间的回答。

  这项活动每年都会从晚上6点多持续到10点半左右,直到宿管阿姨快要关宿舍门了,人们才不舍散去。

  全国天文社团年会

  明年将在南京举办

  梁嘉斌介绍,尽管“天地会”发展迅速,但其规模在南京高校中大概只算中级。

  “像南京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学校的天文协会历史更为悠久,规模也算是比较大的。”他表示,随着天文科普的发展,如今几乎每所大学都拥有了自己的天文协会,南京学术类公办本科中,只有两所学校还未创立。

  2004年,南京大学天文协会联合南京工业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高校的天文协会,共同举办了“首届南京高校天文知识竞赛”,并以此为契机,开始组建“南京高校天文联合会”(下简称南天联)。

  梁嘉斌是南天联2011年的会长,也是联合会多年发展壮大的见证者之一。他曾参与了南天联2010年举办的“漫步太阳系”图片展,这次展出让很多市民对天文产生了兴趣;而2011年的第一届“天文嘉年华”,则以话剧的形式改变了许多人对天文的刻板印象。

  今年8月,南天联还获得了“2016年全国天文社团年会”的举办权,届时,来自全国的天文爱好者将聚集南京。

  “到现在,南天联的成员已经增加到15个,目前还有3所高校正在申请加入。”梁嘉斌表示,如今,参与南天联活动的也不仅限于大学生,还包含了许多中学生和上班族。”

  拓展

  从科普到学术,还有很长的路

  梁嘉斌表示,每年,南天联都组织天文爱好者们去紫金山天文台盱眙观测站露营两三次。南天联成立10多年来,这里已经走出了至少十几名对天文摄影很有研究的资深爱好者。梁嘉斌说,他们的下一步目标,是在加强基础天文科普的同时,将南天联走出来的资深爱好者聚集起来,通过彼此的沟通,促进大家在学术道路上走得更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唐]张九龄 《望月怀远》

  拍月亮的人

  想拍出最美的月亮,去望星楼吧

  今年42岁的南京摄影师林琨并不是一个“专业追月人”,但在他历经两年拍摄完成的系列组照《我的城市我的家》中,一张和月亮有关的《元宵节》,却为他赢得无数赞誉。

  “最美月亮”诞生在夫子庙

  大约3年前,林琨开始拍摄《我的城市我的家》这组照片。最满意的一张照片,当属这组照片里月圆时刻的夫子庙。

  “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又是西方的情人节,天边挂着一轮圆月,夫子庙里人山人海,灯光迷人。”在慢速快门的帮助下,林琨将移动的人群和静止的古亭放置于同一个画面中,唯美而不艳俗的色泽,加上远处的圆月,活泼而又不失意境,让人见而生爱。

  为了拍摄这张圆月照片,林琨当天下午3点半就来到夫子庙占机位。“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要拍夫子庙,最好的位置是望星楼旁边的茶社二楼。”

  拍月亮,却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单独拍月亮没有意思,重要的是‘前景’的铺垫,比如树、楼、人等等。所有元素的集合,才能拍出一张最有意境的月亮照片,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虽然下午就去占位,但为了拍到亮灯时的美景和庞大的人流,摄影师们必须等到天黑。到了晚上七八点,夫子庙人流达到高峰,几乎有40多万人。熙熙攘攘的人群,霓虹闪亮的灯光,古色古香的亭子,加上远处的一枚圆月,对于林琨来说,这才组成了一张完美的圆月照。

  黄昏或黎明最利于拍摄

  而这张照片,也为他在第23届奥地利特伦伯超级巡回展暨13届特别专题展中,斩获中国组金牌。此外,还入选了2014年阿尔塔尼国际摄影展、第16届美国纽约沙龙摄影协会国际摄影展、第3届印度焦特布尔JPS国际摄影展,以及南京市第22届摄影艺术展等国内外摄影展。

  除了这张著名的《元宵节》,林琨还拍过不少月亮。在他的镜头中,同样一轮明月,在不同时间、背景中,有着不同的曼妙姿态。

  比如狮子山上的一弯弦月、卢龙湖中月亮的优雅倒影,以及去年10月在江苏电视塔旁拍摄的一轮“红月”……无一不让人感叹,“原来,南京这么美。”

  其实,除了“追月”,要拍到一张好照片,也都需要耐心和时机。林琨表示,他的大部分照片都摄于黄昏或黎明,“因为这段时间空气干净,华灯初上或临近熄灭,画面的曝光容易控制,色温也让人感觉舒服。”

  为了捕捉到最美的天空、云彩、灯光亮度、人流车流,他必须“每天一睁眼,看到好天赶紧出门”,在一个点上,一蹲就是几小时,在上百张片子中,最终选出一张最完美的,进行后期制作。

  拍好月亮,有啥秘诀

  林琨表示,想拍月亮,最好选取空旷、灯光污染少的地方,这样拍出来的月亮更加清楚沉静一些,而如果周围太亮,会影响主体效果。此外,拍出来的月亮效果也和镜头焦距有关。要想月亮大,最好选用长焦端镜头,但如果这样,则前景不容易拍到,因此往往令人纠结。

  他的做法是,不求月亮“大”,但求好构图。要配好“前景”,自己的创意和想法很重要。或者也可以利用技术上的窍门,比如长时间曝光、多重曝光等,得到天上的“一串”月亮,同样美矣。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唐]李白 《把酒问月》

  研究月亮的人

  赏月别上天文台,肉眼看就行了

  “其实中秋节,并不是通过天文仪器来观测月亮的最好时机。”紫金山天文台科普部主任张旸说,这一天由于光线的原因,月球环形山的光与影与平时不同,更欠缺立体感。“其实,上弦月时,通过望远镜看月亮最好看。”

  张旸说,今年中秋节的月亮是超级月亮,所以,这一天最好的观月方法,是用肉眼去看,就像古人那样。

  紫金山天文台上,有古代的天文仪器天球仪、浑仪、简仪和圭表等,但这些都跟月亮关系不大,在古代,人们用眼睛观察月起月落,并以此制定历法,确定年岁,寄托浪漫。

  “赏月,甚至不需要跑到紫金山,在自家阳台上看就好了,不同于星星,哪怕有城市的光污染,月亮依然是最亮的那一颗,你只要抬头,就能看见。”张旸说。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唐]王建 《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

放大 缩小 默认
 
现代快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网管信箱 | 广告服务

苏ICP备10080896号-6 广告热线:96060 版权申明 本网法律顾问: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

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16 xdkb.net corpe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